以结婚作担保借钱 这种婚姻能靠谱?

以结婚作担保借钱 这种婚姻能靠谱?
58岁的独身白叟刘老伯经过老乡微信群“标明”:自己独身并期望组成家庭。很快得到47岁的李女士回应,二人微信谈天相识后相约碰头并开展成爱情联络。此间,李女士向刘老伯提出购买商品房的主意,向刘老伯告贷并口头许诺,会以银行告贷利率付出相应利息。见刘老伯一向不表态,李女士表明:“你要是不相信我,我以成婚为担保,与你成婚,然后你再把钱借给我。”见李女士如此诚意,刘老伯容许了。两边于2018年10月11日处理了成婚登记手续。然后,刘老伯将20万元转至李女士账户,并表明:“有6万元是我自己积累的,5万元是向亲属们借的,9万元是我向银行贷的款。”(刘老伯进行了录音)李女士十分感激并表明:“银行告贷的利息我来付。”  刘老伯十分看好二人的婚姻,对李女士关爱呵护有加。其间,李女士几回提出购买衣物,刘老伯都怅然答应。后李女士再次提出告贷,刘老伯表明,真的没有才能向人借钱了。  转瞬到了2019年新年,李女士提出回老家看望白叟需要钱,而刘老伯只给其安排500元,感觉刘老伯既无积储又不能借钱给她,李女士回老家后没再回来。刘老伯几回电话联络,李女士以种种理由推托。刘老伯提出,不回家,日子还过不过了?李女士表明,过不了就离婚。若不离婚,借的钱,也就别要了。这时,刘老伯才感觉到李女士最初是为钱才成婚的,已然无法款留,为讨回告贷,刘老伯只好赞同离婚。两边处理离婚登记时,李女士虽表明赶快还钱,可过后一向未还。刘老伯无法将李女士诉至法院。  开庭审理时,尽管李女士辩称,打款时两边已成婚,其中有10万元是彩礼钱,余款是刘老伯赠予她的,但未能供给依据证明,且刘老伯向法庭供给了最初的录音。据此,法院判定李女士归还刘老伯本金20万元及以9万元为基数,按人民银行同期告贷利率核算利息。  本案中,刘老伯期望经过协助女方告贷得到女方认可,组成家庭,最终婚姻未成,几乎连告贷都要不到。尽管20万元告贷得到法令的支撑,但李女士是否有才能归还,依然是未知数。老年人再婚一定要慎重对待,特别是触及金钱时,要慎重出借,重视保存有用依据,以防上当受骗。  杨学友

You may also like...

Popular Posts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